阔佬

不要打扰我和钱的爱情

陈墨瞳自戏

三月的雪澌澌着化成绿春,内敛而又溶溶,从山麓滚到了平原。我赤足在山林间奔跑,泥水甩在瘦削的小腿上,红裙像绽开的红霞,像新生的春鹃。

黑雾却裹住了天,乍来的惊雷带着雨,一瞬就席卷了心头的三峡。

       “从你迈入里世界,加入卡塞尔的那一刻起,就代表要手握刀剑,和魔鬼跳贴面舞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在我的梦中,我看见上古时代之前,万物都屏息了,轰鸣的闪电被扒下金箔的外衣 ,幽暗的火焰暗地放着光。利剑刺穿了彼此的喉咙,血渗进泥土开出朵朵罪孽的花,散发的馨香也是馥郁的腥味。尼德霍格拖着腐朽的身躯,庞大的体格近乎吞掉了天。

       浴血的战士都死掉了,只剩下颈上系着黑纱巾的姑娘。

如果发间掺白,我会戴顶红帽,一身张扬的绣着蝴蝶的鲸骨裙,饿了就在便利店狼吞虎咽金枪鱼三明治,缎子面的鞋脏了就光脚在布拉格的广场上游荡,像一个流浪汉。可在虚飘飘的梦里没有未来。

龙鳞密密麻麻蔓延到脖颈,青色的血管爆起,尖牙在唇上咬破了红,鼻翼快速翕动着。末日的王在人骨堆砌的王座上,半阖Sol①的金眼睛,皮表龟裂处淌着岩浆,抬起黛赭的爪将我胸口贯穿,血肉撕裂的黏腻声音消隐在耳边了,神经麻木的钝痛。背后的蝴蝶骨起伏巨大,好像快破茧长出翅翼。

       睁开粘稠黑暗的眼睛,葬歌又奏响在星与星的隙缝中。

于是我紧拥黑洞般无底的孤寂,冥冥中似有龙在低吟:“你的母亲是女巫,你的父亲是狼人。②你早已注定该与命运背水一战。”
      
①北欧神话中的太阳神
②M  e  Bruxa歌词

无限dd。。

钟士叽:

玩虞姬这几天的我
无限大小兵
无限大野猪

想要粉,想要绑定画手,会画漂亮图图,可是我自己写的东西,逼数自在人心,等真正闲下来就做回文手,虽然我的地得不分,可我爽

【WonderSteve】特弗雷机长 现代结婚AU 机长!Steve& 将军!Diana 结局HE

苔枝枝枝:

前言:三刷后必须写点东西不然会情绪爆炸


全篇萨利机长AU,萨伦伯格大英雄!萨利机长万岁!Steve也大英雄!永……永垂不朽!(住口!!)


资料全部来自ACI 第十季第五集哈德逊河奇迹的纪录片内容






正文:




“你今天过得怎么样,Steve Trevor机长?”


“叫Steve就行。今天还不错,我刚刚从家中离开,同我妻子吃了早餐,这差不多是我俩最喜欢的日常生活部分,因为我们聚少离多,这样的机会不多。然后我打车前来上班。”


他们两人在寒暄的过程中入座,Steve把自己的手提箱放在一边,松开衬衫衣领。他左手上有一枚不容忽视的婚戒,相当老派的样式,黑色的石头嵌在底座上,同现下流行的铂金指环全然不同。


这是三十年前的式样,由此可以推断他们婚姻的长度。


对面的年轻心理评估师就戴着那种小巧的钻石婚戒,此刻正在她的手提电脑上记录必要的信息,一边继续发问,“工作怎么样,有变化吗?”


“总体没有变化,接下来分配给我的副驾驶,刚刚完成A320机型的训练,但是他作为有经验的驾驶员,在波音机型已经飞了足够久的时间,我想一切应该没有太大问题。”


“你能否告诉我你一天工作的总体流程,从在家准备自己的提箱,到机组准备,到出门驾驶飞机?”


Steve笑了起来,眼角的笑纹此刻更为明显。对面的心理测评师非常地客气,好像飞行员面对例行的心理检查还有选择沉默的余地似的。不过说到底,他们也可以保持沉默,如果想立刻停飞的话。


“难道不包括昨晚的睡眠状况吗?”


“当然也包括的,如果你愿意分享的话。”


 


他们昨晚沿着河散了很久的步,手拉着手。这是一月的天气,户外行人极少,但是她说新鲜空气能让她保持头脑清醒。她还是那么地机敏和充满生气,同她二十岁的样子没有什么区别。两人都没有戴手套,寒风带走他们手背的热度,但是掌心接触的温度就已经足够了。


“我之前在家旁边的公园,看到有人在冰面上走。”Diana说。


“这次我不会去救他们了。”Steve用莫名欢快的调子告诉自己的妻子。


“我会的。”Diana回答说。


Steve的笑容更快乐了些,每年的这个时候,河湖结冰的时候,这情景总是提醒他,他是如何同妻子相遇的。


他们那时候都很年轻,Steve 21岁,Diana 19岁。Steve是空军学院里三年级的学生,最大的心愿是驾驶新型战斗机,同其他人一样喜欢Barbra Streisand,并且希望在休假日去酒吧,能遇到年轻漂亮的姑娘。


他此生遇到的最漂亮的姑娘,就是把他从冰水里拉起来的那个,就是此时同他牵着手,共同凝视被冬天云层遮蔽的落日的这个。


71年的某个休假日,他和Charlie等人一起去了酒吧,等他们喝得有些微醺,摇摇晃晃地准备走回基地的时候,他们听到河面上有人在哭喊求救。


仍然保有理智的“酋长”一把拉住了Steve,“不,你有些醉了,不。”


Steve隐约听到酋长在叫人去最近的公共电话亭,一边在对仍在冰面上的两个少年大声地指挥叫喊,“趴低,不要撑起,不要抬头。趴低!”


但是这样也于事无补,他们听到冰壳碎裂的声音,和年轻男孩恐惧的嚎哭,冰窟窿碎的更大,四个男孩全部都在水里了。


这时候完全没有任何消防车或警车前来救援的迹象,Steve几乎没有犹豫地冲了上去,后面他的同伴在大声地抱怨和阻拦。他感觉冰块也在自己的步子下开裂,那种咔擦声,和酒精给他脑袋带来的咔擦声差不多响。


他跳进了水中,真正理解了什么叫“地狱结冰”,有一瞬间他像醒了过来,正在空中俯瞰自己托住溺水者,然后他的魂儿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,一边挣扎着救人,一边努力夺回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。但是可能还没有到半分钟,他的双腿已经开始不听使唤。


他失去知觉前,最后的记忆是水面在他头顶合拢,然后模糊的黑影朝自己张开双臂。他没有时间去遗憾自己的选择,或者想起自己的亲友,他的脑子仿佛也被冻住了。


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那跃入眼帘的,垂下的辫子让他以为是酋长。所以这一惊非同小可。因为他再往上看去,毫无防备地看到一个美丽的姑娘。他的脑袋马上又短路了。


本来,他在睁开眼睛、看到辫子的一瞬间,已经模糊地记起了自己是谁,自己的同伴是谁,他只需要理清楚心底那种“性命攸关”的沉重感来自何方,以及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难受就行了。


看到这个女孩之后,他马上觉得自己应该是已经死得透透的了。


Diana听他讲过无数次初见的感觉,每一次都会被逗得大笑,就好像她的丈夫故意讨她开心,故意夸大她的魅力一样。Steve也会跟着笑起来,但是在内心里,他想认真地反驳——你就是如此不可思议,你在冬天的阳光底下,俯身看着我,你浑身都闪着金色的光芒。


 


“睡眠状况不错,一直到闹铃把我吵醒,然后我起身,同妻子一起洗漱,和晨跑。”


“你说你们聚少离多?”


“是的,我的工作需要经常离开家,她的工作也是,所以我非常享受和她一起吃早餐,读当日的报纸——我之前说过了。可以再说一次的吧?”


他和面前的咨询师都笑起来,年轻女孩虽然不应表露过多情绪,不过仍然流露出对被评估人员的亲近感,对婚姻忠诚的人总能赢得好感,这意味着他们是可靠的人。


“所以家庭生活没有给你带来烦恼,没有太复杂的关系需要处理。”


“是的。”Steve说。


 


 


其实不是的,婚姻中总归会有烦恼,也会有复杂的关系需要处理。


Steve同Diana的家人一直相处不来,尤其是她的兄长。


他最开始知道她有个姐姐,在他们约会的初期。他们要进电影院,售货员把报纸摊开,准备包裹一份小食,那上面有总统任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照片,是一位女性。


“她很了不起。”


“Anthea*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姐姐。”


Steve震惊地看着她,但是他的女友显然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还在品尝三十分一个的冰淇淋,等待电影检票开始。


“所以你们的父亲是……”一个显赫的名字,他没有说出口。


“是的。”Diana没有否认。


Steve第一次陷入恋爱中的悲伤就是那时候,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。任何人都会说他不自量力,一个尚算优秀,但没有做出一番事业的年轻飞行员,想娶一位出身名门的女士。他再次转头看着Diana,他是将来的空军,他不会如此轻易地放弃。


在人生中的很多时候,Steve一直在这两种情绪中保持着平衡。他明白自己的妻子如此优秀,对于他来说,是女神一样的存在;同时他自己也保持着不服输的劲头。如果有人要问他,他是否同自己的妻子相称,他的回答可能一直不会改变:他认为她的妻子值得全世界最好的丈夫,而他正在尝试去做这样一个人。


Diana的哥哥对Steve不以为然。


“我知道你们这类人,”他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样说道,“我们生长的环境中充满这样的例子。Diana这样的女孩子,因为怀孕等种种缘故,下嫁你们这类人。我现在警告你——”


“我们的孩子会在我们结婚后产生,合情并且合法。”Steve穿着他的空军制服,他今天才充作护航者,将一架农用飞机引导向紧急迫降的跑道。然后他来赴宴,衣服下摆还残存着机械维修的油渍。


Diana站起身来,同他一起走了。他们气势上赢得相当漂亮,但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。他们此后并没有生儿育女,时间总是不对。他们一前一后进入军队服役,时间有二十年之久。在Steve加入民航之后,Diana仍然是军队的中将,参院拨款委员会和军事委员会成员,以及其他一些妇女权益促进团体的领袖,留给他们自己的时间太少了。


如果要说生儿育女,Steve曾经有一次告诉Diana,他们的女儿可以叫做Diana Trevor,这名字能纪念他最爱的两个女人,他的母亲也叫作Diana,贯上夫姓之后同女儿的名字一模一样。不过那个蓝色眼睛,栗色大卷头发,肤色健康,笑起来脸上有酒窝的小女孩只停留在他们的闲谈中了。


不生孩子并没有阻止他们爱抚对方。就在这次短暂的相聚中,原来的计划是散完步回来,做一会儿家务,然后睡觉。不知为何,就变成了在客厅里跟着电台的怀旧金曲慢慢地跳舞,客厅的摆设太多,都是在三十年婚姻中逐渐增多的家什,他们只能在狭小的空间中慢慢摇摆,然后Steve问,“上楼吧?”


Diana露出吃惊的表情,但是马上笑了,羞涩地如同少女。他们进到卧室,Diana除去衣物,Steve立刻将手放了上去,渴切犹如新婚。


“我只是很想你。”Steve在中途说道。


“我知道。”Diana回答道。


他们继续接吻,互相抚慰,诉说对彼此的思念。Steve在事后进入心满意足的状态,靠在妻子的胸膛上,他已经过了来第二次的年纪了,不过他们的温存状态仍旧一如既往地妙不可言。


“工作怎么样?”Steve问道。


Diana的委员会要决定战争拨款,她本人则促进军队服役人员权益。她慢慢地讲着,讲完之后问Steve,“你的工作怎么样?”


“我把人们从一个地方送到另一个地方。”


“听起来很不错。”


他们两个都有点儿睡意地笑了起来。


“我为你骄傲。”一个人道晚安时这样说。


“我也是。”另一个人回答。


 


 


结束心理咨询之后,Steve得以休息一两个小时。他买好自己经常吃的那种三明治,坐在机长的休息室里看起了电视频道。他还在等待其他人员签派,副驾驶已经定好了,这次短途客旅还需要两到三名服务人员。人员定好之后,他们就可以开始机组准备会了。


他最后一次整理自己的箱子,那里面除开必备的执照和航路图之外,还放有一些私人物品,例如洗漱用品,和一只手表。


他拿起因为进水已经停止走动的表,上面的时间定格71年1月份的某个周六,下午五点左右。那就是他遇见他妻子的时候。这只表是他父亲的遗物。他重新将其放回箱子里。


Steve手腕上功能正常,滴答走动的手表是结婚时Diana送的,表带倒是换了有四五次之多了。如果没什么意外,这只表能被他带到坟墓里去,那时候它还会在地底滴答走动呢。


他的副驾驶Jeff也来了,等着开会。所以Steve把箱子合上,朝他致意,两人一起看起了新闻,那上面滚动播报的是总统撤军的消息。


“你不觉得他们都是一群骗子吗?”Jeff闲聊道,“就说的他们真的好像在乎。”


他是在说众院议长的演讲,Steve没有搭话,副驾驶继续聊天,“有没有真正的议员到过真正的战场?”


“实际上,有。”Steve转过去看他,笑了笑,“我妻子。”


Jeff显得有点尴尬,Steve做手势让他放松,然后告诉他,“在这么多年之后,她仍然告诉我,在很私人的夫妻谈话之间告诉我,‘我为那些无力保护自己的人而战’,‘我不为没有荣誉的战斗而战’,所以我认为政客不都是虚伪之人,至少我妻子不是。”


“她听起来是个高尚的人。”


“她确实是。”Steve笃定地说道。


 


曾经,为阻止国家涉入新的战争泥潭,Diana费尽心力,但是收效甚微。她的健康状态也非常引人担忧。


他们在那段时间曾经激烈地争吵过,Steve在某次争论之后有点儿筋疲力尽,他站在客厅中央,茫然环顾四周,就像在审视过去的生活。


“我在想,”他说道,“我在想正常的生活应该是怎么样的。吃完早餐,上班,晚上回到家,一个固定的地点,同妻儿一起在厨房吃饭,好几个孩子,那是怎么样的。”


“你是在后悔现在的选择吗?”Diana站在他对面问道,声音颤抖。


“我没有在后悔,好吗?我是在说我们曾经有别的选择,我想知道那种选项是怎样的。”


Diana的身姿笔直,她径直地盯进Steve的眼睛里,嘴唇轻轻颤抖,“我没有别的选择,我生来就是这样的人,留下,服务,战斗。如果你后悔了,那么你可以离开,就像你说的,要么袖手旁观,要么投身其中。”


“而你会永远投身其中。”Steve说道。


“是的。”她毫无悬念地回答。


Steve嘴角露出微笑,他疲惫地靠近妻子,把手放在她的腰上,没有拥抱,而是缓慢地跪下,把自己的头埋在Diana的腹部,这样和解的姿势让Diana也伸出手,抚摸他的短发,听他对着自己的腰腹说话,“你永远不累,对不对?”


“这不是累了吗,这不是和你吵了一架吗?”


“我的天使。”Steve说。


Diana让他闭嘴,结果他又故意多重复了几遍。


 


今天的飞行有两名乘务员,都是有经验的中年女士。这是一次小短途,训练有素的四人完成行前检查,上客后关闭舱门,离开登机口,爬升和起飞都一如既往地顺利。


在爬升至5000尺的时候,他们已经离开拉瓜迪亚机场一段距离,能看到哈德逊河了。


“今天的哈德逊河很有一番景致。”Steve说,他想起Diana,她差不多也该到机场,准备乘客机离开,去拯救世界了。下次见面大概是一个月后,那时候他们能在二月份,更冷的河边走一走。


没过多久,他们的眼角余光就都看到了一些东西。


“那是……”


“是鸟。”Jeff回答说,“天啊。”


飞机发出轰然巨响,乘客都惊惧地朝窗外看。驾驶室的仪表显示两具引擎都退到慢车,在尝试点火之后,仍然徒劳无功。


Steve同副驾驶交换了指挥,在对方查看快速查阅手册的时候,紧急打开了辅助动力装置。他在同塔台交换意见的时候,又经历那次“冰水事件”,就好像他的灵魂正在飞机的上空,俯视他同指挥台对话,发出MAYDAY的信号。


然后,当他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,他的意识无比清醒和冷静。他告诉地面,他们建议的两个机场,他都做不到,无论哪条跑道,他的回答都是,“做不到。”


“看来我们要落在哈德逊河了。”他说。


他拿起广播告诉机上的乘客,“这是机长广播,紧抱防撞。”


具有黑色幽默的一点是,乘客此刻要比机长幸运一些,他们中间有些人得以电邮妻子,说出最后的告白。Diana的念头从Steve的脑后掠过,但是仅仅是潜意识的一闪,目前,他正在指挥伸展襟翼,听着副驾驶不断报出高度和速度,他还没有这么早放弃。


他准备操作飞机的尾部首先触水以降低速度,如果他们运气足够好,这部飞机不会解体,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。


“有任何想法吗?”他问副驾驶。


“没有。”右侧传来回答。


但是Steve有,河面已经近在眼前,原来平静的河水已经因为飞行器的靠近,被气流搅起粼粼微波。他马上又要回到水中了,她会坚持下来吗,她会幸存吗。


波浪淹没了前窗和一切,这时候机长的耳边各种音效应该会集中爆炸,巨浪,机械失灵,构件解体,还有乘客失声的尖叫。但是Steve只听到自己的手表滴答走动,从结婚那一刻走到现在。那一圈腕带缠绕在他手上,也就是三十年时间萦绕在他手上,预备着沉陷至底,预备着结束跳动。滴答走动的指针声音像在回答他的问题,她会坚持下来吗?她会幸存吗?


 


 


 


尾声


邮报专题报道中的一段


Steve Trevor,职业生涯中顺利运送百万人次的资深飞行员,从前的称谓是“Diana Prince议员的丈夫”。今日1549航班起飞后,他从默默无闻的机长成为举世瞩目的英雄。二人服务社会的方式如此不同,但是又如此地紧密相连,可以用Trevor机长在事后接受采访的一句话来总结这对夫妇的分工——“她拯救世界,我拯救今天”。




-FIN-




*Anthea实际上换个顺序,是Athena,雅典娜,大姐姐。哥哥的名字没有出现,是感觉不会有人取名叫Ares





灰咒语:

说真的,我看了这么多部电影,撩汉技术只服盖茨比

大家真的不吃一口盖尼嘛!

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又名《霸道总裁不娶何撩》啊啊啊啊啊啊

误解剧情如下:

一个总裁看上了隔壁一个年轻朝气的小职员,举行大派对想吸引他,结果人家是正经人啊!乖乖地在家学习。总裁听说小职员和别人一起出去过夜了,实在沉不住气,送去了请柬(是的,只有他)。然后装作客人和他套近乎,再来一个大雷:

我就是总裁。

(不行了不行了,一想起盖茨比的撩汉技术我都害羞了)

非概率:

#土豪教你把汉子#

复习了不起的盖茨比时候发现的一个萌萌的细节XD

原来盖茨比手里的那杯酒最后是给了尼克,联系前面的剧情,总觉得盖茨比就是为了尼克才拿的酒呢_(:з」∠)_

安德鲁·加菲尔德 在线电影短片及英剧整理(不定期更新)

安夏:

根据年代整理,基本上以A站和B站的在线视频为主,希望大家能够多多贡献弹幕


A站很不稳定,有时可能打不开。。。


另外,我不是up主,我只是个整理er,请多多给up主投硬币23333




电影part



(小军医镇楼)


 


2007 狮入羊口


正片:http://www.acfun.cn/v/ac1728569




2007 男孩A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052914/




2009 血迷宫:1974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933616/




2009 魔法奇幻秀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250926/


花絮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9509217/ (生肉)




2010 别让我走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164392/




2010 社交网络


正片:http://www.acfun.cn/v/ac2761382


花絮-演员&编剧评论音轨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634002/


花絮-导演评论音轨+配乐制作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894220/


花絮-制作纪录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77396


花絮-NG&幕后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776919/




2012 超凡蜘蛛侠


花絮1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20262/


花絮2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87235/




2014 超凡蜘蛛侠2


花絮-替换结局&删减片段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375457/


花絮-现场拍摄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9042661/


花絮-幕后花絮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314922/




2014 99个家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284147/




2016 血战钢锯岭


花絮-制作&删减片段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0038803/




2016 沉默


正片:http://www.acfun.cn/v/ac3433531


花絮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9716489/




短片部分



(忧伤的小机器人)




2005 Mumbo Jumbo (迷之短片)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173413/




2009 Air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528957/




2010 我在这儿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934062/


花絮-制作特辑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901089/




英剧部分



(小Tommy镇楼)




2005 Swinging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6656197/




2005 Sugar Rush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066120/




2007 Trial & Retribution


没有找到,求




2007 神秘博士


没有找到CUT,求




2009 Freezing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658457/




其他



(卡拉瓦乔的小模特镇楼)




2006 艺术的力量


正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499011/




2005 Caesar! The Glass Ball Game


广播剧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908812/


(加菲在其中出声饰演罗马皇帝哈德良的男宠安提诺乌斯)




以上,先整理到这里,以后再慢慢仔细查找更新吧

“你为何喜欢我的文,却不推荐”
“因为世界上没有再比你粉丝少的人了”

一辆潮流组的车

第一次开车有点shy,人物特别ooc,但我不准你批评我,因为我爽了,嘻嘻!

https://m.weibo.cn/3521217183/4099474181276973

他真好看

星星与甜橙:

昨天劳伦斯·奥利佛奖颁奖礼上。(礼服是Burberry的